Google SEO教程:我是如何优化英文网站的

google seo教程

虽然网上已经有数不清的Google SEO教程,但大部分教程可能已过时,或者相对零散不成体系。最近,我在广告中国发布了一个帖子,看到大家对优化英文网站方面特别感兴趣,作为一个有7年实践经验的SEOer,我决定写一篇教程来详细介绍当前Google SEO的现状,以及我是如何优化自己的英文网站。

首先,有三个事实你必须知道,这会很大程度上帮助你理解Google的运作机制: 继续阅读“Google SEO教程:我是如何优化英文网站的”

周有光:中国人读的许多历史都是假历史

周有光(1906年1月13日-2017年1月14日),原名周耀平,出生于江苏常州,中国著名语言学家。早年研读经济学,1955年调到北京,进入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,专职从事语言文字研究。周有光的语言文字研究中心是中国语文现代化,他对中国语文现代化的理论和实践做了全面的科学的阐释。被誉为“汉语拼音之父”。

周有光是汉语拼音方案的主要制订者,并主持制订了《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》。85岁以后开始研究文化学问题。周有光在语言文字学和文化学领域发表专著30多部,论文300多篇,在国内外产生了广泛影响。中评网称周有光具有“自由之思想,独立之人格”;苏培成称其“敢于说真话、说实话”;《晶报》称他“敢讲一般人不敢讲的话”。

2017年1月14日,周有光去世,享年112岁.

继续阅读“周有光:中国人读的许多历史都是假历史”

Windows下好用小工具推荐

推荐下差用的比较好用的小工具,以后也会继续更新。

1.搜索神器:Everything

Everything是很小巧的本地搜索神器,很给力。在xp和win7/8/8.1时候用都很不错。win10的搜索没有对比,应该没有Everything快,这个我猜的,因为win10下我也用的是Everything。

2.文件管理器 TotalCommander

功能比较强大的文件管理器。谁用谁知道。Q-Dir也不错。 继续阅读“Windows下好用小工具推荐”

我本可以忍受奴役,假如我不曾知道自由

胡适发现,自由,在中国古文字里,是由于自己;在欧洲文字里,含有解放之意。按照中西文字对自由的解释,自由既意味着身心的解放,又取决于个人对自由的兴趣和追求。自由既不会坐等而来,也不会是谁的恩赐;没有自己的努力或被动状态下的自由,不具有自由的真正含义。自由不仅是目的,自由更重要的是实施的过程。追求自由应该是所有动物的本能,自由的权利来自更高的维度。 继续阅读“我本可以忍受奴役,假如我不曾知道自由”

乡关何处|人生何处不江湖

“桃李春风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。”

如果不是读了野夫的《乡关何处》,我想我永远也无法体会到这两句诗的含义,准确的说,我无法体会到“江湖”这两个字的含义。

野夫飘零的身世,多少听说了点,但读他的作品,还是从今年开始。读完他的《1980年代的爱情》,哭过两次,我恐慌和羞愧于那般细腻的情感,我也恐慌和羞愧于自己生在这个缺乏细腻情感的时代。 继续阅读“乡关何处|人生何处不江湖”

祖国的杂种

故事得从一场棒球赛开始。这场棒场赛已经过去了两个甲子,当年的参赛者和观看者都已化作了泥土和腐殖质。

人们之所以还记得它,乃是参赛队之一来自一个古老而陌生的国度。当这支参赛队队员的同胞们脑袋后面还拖着一根猪尾巴似的长辫子,还穿着长袍马褂,随时伸手打拱时,这些年龄在二十岁左右的青年,已经在被他们的同胞看作蛮夷之地的美利坚生活了将近十年。

十年里,这群来自中国的少年,三三两两地入住于新英格兰地区的美国家庭,并与同龄的美国孩子同窗共读。溜冰、跳舞、打棒球,这些新鲜的东西潜滋暗长地烙进了他们记忆的沟回。 继续阅读“祖国的杂种”

你打算什么时候从重复中惊醒

人最大的惰性在于学会“习惯”,当习惯了上班睡觉再上班再睡觉的重复生活后,似乎一切都是那么地理所当然,可内心深处总是会有一丝不安,生活似乎不应该如此……

2007年9月到2008年6月,我大四,全职实习,每天早晨坐两个小时公车(当时北京地铁少而贵)上班,忙忙碌碌的一天之后,再两小时下班,看尽三环一路霓虹闪亮回到宿舍一般在晚上9点,吃饭,打闹,写点作业。上床睡觉。后来,我搬到离公司近的地方租房子住,每天浑浑噩噩的上班,下班,回家洗衣服擦地板,和同屋的女孩聊天,然后就睡觉了,第二天又开始了。时间久了,我总是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太正常,好像我的生活全部都是工作,除此以外我没有任何能干的,跟不同的人交流总是有障碍,我对社会不了解,而别人对学校的事情没兴趣。这个时候我意识到一个问题,我没有平衡好我的工作和生活,除了工作,我的生活没有一点颜色。而这个时候Yvonne在加拿大交换上学,经常打电话告诉我她那里的钢琴房是多么梦幻,那里的枫叶多么漂亮,连那里街头的雪景都分外让人觉得艳羡。这让我纠结的心更加纠结。 继续阅读“你打算什么时候从重复中惊醒”

憨三叔

小的时候,总是很闲。放学后吃饱饱的,就活蹦乱跳的跑去大渣子路上听一些大人说话。他们说的总是很多,很多事很多人我都不知道,但见他们笑,我也就跟着笑。快要上课的时候,我一溜烟的往学校蹿。明天,后天,吃完饭还会来听他们说话

有一次,三叔从渣子路口走过去,他们就指指点点。他们说:“唉!小挖都老大不小了,也没讨个媳妇。”“他是个憨子,谁会愿意跟他!”那时候在自己眼里的憨子,就是像那些要饭的,断胳膊腿的,一身破烂衣服,说话颠三倒四,有时候学好抓小孩吓唬我们。而我不明白的是,三叔能吃能睡,也不穿破烂衣服;也不说颠三倒四的话;也不抓小孩,还比爸爸会干活,为什么大人都说他是憨子。只是三叔的头发总是比爸爸的长,胡子总是不刮,很长很长的,看起来还有些俏皮。淌汗或是喝水时胡渣就会弄湿,他就用粗壮的手抹一把。因为人都说他憨,我也就一直这样认为了。 继续阅读“憨三叔”

余英时谈季羡林任继愈等“大师”

第一个是很好的一面。因为他在“6四”学生被镇压的时候,站在学生一面,支持学生。但是慢慢就变掉了,被共产党攻心之法攻下来了,变成歌功颂德的人了,专门提倡中国民族主义,所以他晚年这十几年,就被共产党不但捧为“国学大师”,而且还成了“国宝”。温家宝胡锦涛等人,对他敬礼有加,所以他也在二零零五年写《泰山颂》,歌颂泰山,其实歌颂的主要就是共产党。说共产党来了以后,现在天地都变了,人和政通,所以引起民间许多冷嘲热讽。 继续阅读“余英时谈季羡林任继愈等“大师””